當前位置: 首頁 > 企業文化 > 企業楷模

城軌施工領軍人--記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中鐵一局高級工程師梁西軍

時間:2019年05月06日  來源:《鐵路建設報》  作者:本報記者 薛亮 特約通訊員 辛鏡 通訊員 王玉娟 胡瑜 閱讀:  字體:

  

  “‘叮叮咚,本次列車開往北客站北廣場方向,下一站大雁塔站。"翻越秦嶺,我們來到西安,乘客正在地鐵車廂里感受著十三朝古都的古往今來,地鐵里的幾分鐘,仿佛能讓你穿越千年……”

  2019年2月,一部名為《中國城軌》、講述地鐵建設者故事的紀錄片在中央電視臺4套中文國際頻道熱播。片中,一位瘦高個兒,寬額濃眉,清澈的眼中透著執著與自信的俊秀漢子,令人印象深刻。

  2003年,他大學畢業后毅然選擇建筑行業,扎根艱苦一線,專注地鐵施工,參建了西安已開通全部線路。

  2006年,他在我國首條濕陷性黃土地質地鐵項目--西安地鐵2號線試驗段建設中,加強技術創新助推項目施工,連續創下盾構掘進三項全國紀錄,該工程榮獲“全球杰出工程”大獎。

  2018年,他在特級風險項目西安地鐵4號線11標施工中,帶領團隊攻克世界性施工難題,成功穿越國鐵站場道岔“咽喉區”,研究總結了一系列飽和軟黃土地質條件下地鐵施工的科研成果,填補了我國在該領域的技術空白。

  他先后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陜西青年五四獎章”、陜西省首批“守信激勵青年”、陜西省“優秀建造師”、全國工程建設“優秀項目經理”等榮譽稱號,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勞模創新工作室”榮獲“全國工人先鋒號”。

  他就是高級工程師、中國中鐵一局城軌公司副總工程師、西安地鐵5號線11標的項目負責人梁西軍。

  最生動的一課

  陜西藍田,灞水之源。

  梁西軍,一個秦嶺大山深處走出來的農家娃,自小吃苦長大。

  1989年,10歲的他有天放學后,幫家里干農活時,不小心跌落到溝里,摔破了腿,因為醫療條件有限,得了破傷風。山村里類似的傷情常見,好幾人因此而喪命。家人晝夜奔波,將他送到省城人民醫院搶救,才撿回一條命。

  死過一回的他,小小年紀懂得了珍惜;住院期間,有好心人見他家境貧困,時常不露聲色地給他送飯,又讓他懂得了感恩。

  山區孩子,求知是心底最深的渴望。一次,村里發大水,別人家的娃都沒去學校,只有他一人蹚水趕到學校上課,讓老師深受感動,疼愛有加地給他美美吃了一頓獨食,教文化、教彈琴、教武術,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本事都教給這個好學可愛的孩子。

  他的學習成績一直很好,從小學到中學,不是擔任班長就是學習委員,得過的獎狀,糊滿了老屋的一面墻。

  20歲時,他不負眾望,成為村里第一個考上大學的人。然而,家里僅有幾畝薄田,沒有其他經濟來源,生活本已十分拮據。學費怎么辦?他一度產生了輟學的想法。

  “上!”母親態度堅決,東挪西借,費盡心思,為他湊齊了第一年的大學學費。

  出發臨別之際,母親把錢塞到他手上:“娃啊,別怕苦,有困難,咱挺一挺就過來了。”

  那一次,母親給他上了最生動的一課,“挺一挺”成了他之后面對困難時內心最直接的反應。

  2003年,梁西軍靠貸款讀完了大學,學土木工程專業的他入職中國中鐵一局建安公司,在工地上當了技術員。

  第一年,見習生每月工資1050元,而工人一月能拿到1500元。

  “上大學還不如不上,打工都比這掙得多!”同期招聘入職的見習生牢騷滿腹。

  梁西軍也很失落,每月還完助學貸款,再除去生活費就所剩無幾,孝敬父母幫襯家人的心愿根本無法實現。性格早熟的他時常沉思:上學到底是為了什么?

  不少人陸續選擇了離開。

  “走,還是留?”有人問他。

  “再等等。”

  在苦苦等候中,生活終于迎來一線陽光。

  項目領導得知梁西軍因貸款尚未還清、沒有拿回畢業證而無法參加職稱評定后,便立即借錢給他,讓他還清了貸款。

  職稱評定后,當拿到新漲的工資時,梁西軍激動的手有些顫抖。夜里,他在日記本上,鄭重地寫下“感恩”兩字。

  企業對咱有情有義,還有啥理由離開?

  一步一個臺階

  一百多年前,英國倫敦開通世界上第一條地鐵,拉開了人類修建地鐵的序幕。20世紀末,北京、天津、上海和廣州四座城市開通運營地鐵。進入新世紀,地鐵建設向二三線城市蔓延,呈欣欣向榮之勢。

  2006年夏天,我國西北地區首條地鐵--西安地鐵2號線試驗段開工,中鐵一局爭當西安地鐵建設的“排頭兵”。梁西軍接受調派,成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以前干房建,如今轉行地鐵,剛到項目的他,腦子一片空白。怎么辦?

  半年內必須掌握地鐵施工技術!梁西軍暗暗給自己加壓。白天跑現場,晚上伏案學習,翻教材、看圖紙、查方案,不懂之處他就請教領導、同事甚至新來的見習生。

  時任項目總工、現任城軌公司總工楊永強,是梁西軍在地鐵技術方面的啟蒙老師。一忙完工作,他就到總工辦公室,系統地請教地鐵車站、盾構施工等基礎知識。困了,就用涼水拍拍臉;累了,沖杯咖啡提提神。對當天所學,不搞懂弄通,他絕不熄燈睡覺。

  總工愛才,傾囊相授,將自己珍藏的“地鐵寶典”--《盾構施工技術》送給了他。

  這本書梁西軍不知翻閱了多少遍——在書頁的空白處,他寫滿了批注——第一遍用藍色筆記,第二遍黑筆,第三遍紅筆寫。如今,這本封面褪色、內頁卷邊的書已色彩繽紛,書中的每個章節都深刻烙印在他的腦海中。

  不僅勤學理論,他還注重現場實踐。

  由于分工有別,他沒有在盾構隊工作的經歷。為彌補這一空白,梁西軍擠時間下盾構隧道跟班學習,四個月下來跟完一條掘進區間,熟練掌握了盾構施工工藝。

  “小梁干活踏實,叫人放心!”時任項目經理,后來成為梁西軍在管理方面的導師的城軌公司副總經理張新義說。

  2006年9月29日,2號線試驗段要舉辦開工典禮,必須先遷改一處天然氣管線,還剩一天時間了,項目部安排擔任技術員的梁西軍和其他同事一起盯控。夜里下起滂沱大雨,不放心的張新義回來看工地,發現只有梁西軍一人冒雨堅守。次日,遷改按期完成,開工典禮順利進行。

  干項目猶如闖關,梁西軍就像一名競技者,在地鐵施工中,一路摸爬滾打“過關斬將”,越闖越勇敢,不斷鍛煉成長。

  2007年,梁西軍被提拔為2號線項目工程部長。從一名籍籍無名的技術員,到管著20多人的部門負責人,他心里有一絲忐忑。

  一次,項目召開盾構接收前的交班會,項目總工出差在外,盾構隊長半帶挑釁半開玩笑地說:“這個要技術交底呢,否則沒法干。”“矛頭”直指梁西軍。

  不服輸的他連夜組織測量組下現場,將盾構機的位置、接收洞門的位置等數據一一測清楚,做成詳盡的交底方案,很謙遜地拿給盾構隊長看,盾構隊長頗為震驚,佩服地說:從來沒見過這么細的技術交底。

  后來,盾構接收時,管片離洞門切口的距離,與交底預測的地方,誤差不到10厘米。

  2009年,梁西軍調任1號線6標總工。他堅持每天三上工地,在現場盯看,晚上睡覺前再在腦中過個電影,及時分析總結糾偏。技術上獨當一面的他,通過超前籌劃,有力推動項目實現了全線車站封頂、盾構始發、區間貫通3個第一,項目獲得全國AAA級安全文明工地。

  2011年,他調到3號線試驗段項目擔任總工,第一次碰到地裂縫暗挖施工難題。

  盾構始發前要空推大截面暗挖段,該暗挖段長65米、截面變化4次,最大截面跨度13米、高度9米。且盾構剛始發,要連續下穿5棟10層樓房。為此,梁西軍積極開展技術攻關,深入調研西安暗挖施工項目,還到北京考察,最后成功解決了這一難題,填補了技術空白。

  后來,項目負責人張新義有意栽培梁西軍,授權他放手管項目,兩年半的經歷讓他在技術、生產組織和對外協調方面都得到了有效鍛煉。

  腳踏實地,行穩致遠。

  13年里,梁西軍經過參建西安地鐵2號線、1號線、3號線、4號線、5號線的歷練,從技術員一步步成長為項目負責人、高級工程師。2012年,梁西軍被聘為西安市軌道交通施工技術專家。

  初次“掛帥”攻堅

  2017年3月的一個傍晚,全國鐵路特等樞紐站之一的西安火車站。

  坐北朝南的“西安”站牌兩個大字,在夜幕下耀眼奪目。南側廣場上,人來人往,熙熙攘攘。北側站場內,離股道不遠處的地下深處,卻是另一番景象。

  十米多寬的地鐵隧道掌子面,在LED燈照射下,像反光穹頂的展廳一樣敞亮。此刻,火車站1期暗挖施工正有序推進。

  突然,從地面傳來火車鳴笛,緊接著一陣“轟隆隆”的震響在頭頂滾動,眼前的一切就像風中的樹葉般飄搖顫抖起來。工人們驚恐萬分,立馬扔下工具撒腿就往洞外跑。

  “大家別怕!這里已加固,絕對安全,你們放心,我們會在這兒陪著大家。”說完,梁西軍一個箭步登上了掌子面。

  一場“風波”就此平定。

  而此時,梁西軍“掛帥”西安地鐵4號線11標已是第四個年頭,剛剛進入攻堅決戰階段。

  第一次獨自“掌舵”,就接手被列為中國中鐵特級風險項目的4號線11標,剛開始時,他心里還是有些發怵。

  11標兩站兩區間,全長不到5公里,卻集中了全線近40%的重大風險,是名副其實的西安地鐵“最難工程”,“軟黃土”、地裂縫和文物保護三大難題全部遭遇。其中最難的是,則是雙線530米長的火車站1期暗挖隧道施工,須下穿運營國鐵火車站站場29股道和12組道岔,被業內稱為“給心臟做手術”的“超級下穿工程”。

  自2014年開工以來,他天天懸著一顆心,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

  第一年,忙建點、跑拆遷,等待業主確定火車站站的施工方案。

  第二年,還在等方案,好多難題需要解決,卻不知從何下手。中鐵一局舉全局之力支援項目建設。

  “把困難分級拆解,哪些靠自己,哪些借外力……”集團公司領導在項目調研時,精心點撥。

  “對啊,庖丁解牛,先干啥,后干啥……”梁西軍開竅了。

  很快,他以含元路站施工為突破口,進行“練兵”,為后續火車站施工做儲備。此舉效果不錯,4個多月實現主體封頂,同時創下西安地鐵車站最快完工的紀錄,很大地提振了士氣。

  第三年,“先隧后站”分期施工火車站站方案敲定, 1期暗挖施工正式打響,實現66米的地裂縫暗挖段安全貫通,盾構掘進平穩通過世界文化遺產大明宮國家遺址保護區等。

  第四年,火車站1期暗挖施工重點推進。這是我國首次在濕陷性黃土地質條件下下穿運營的鐵路站場施工。

  暗挖隧道覆土僅有10.5米,水位就在地下5米,開挖頂部有5米多厚的飽和軟黃土,按常規要做降水處理,然而飽和軟黃土失水則極易發生較大變形,進而導致地面沉降,影響鐵路運營安全。

  下穿鐵路施工一般要對鐵路股道預加固以確保安全。然而 “平均每隔六七分鐘就有一趟列車經過,且股道密集,根本就沒有時間和空間去架起股道”。

  為了鐵路運營安全,地面單次沉降不得大于5毫米/天,累計沉降不得大于15毫米,這在國內外尚無先例可循。

  地下工程中對水的處理是難題。梁西軍團隊決定用全斷面深孔注漿加固技術將隧道外擴兩米范圍內全部進行預加固。這相當于往土里打針,注入調配好的漿液,形成硬化的保護“殼”,阻斷積水,同時提高土體自穩性。然后搭設超長大管棚,使隧道形成一個封閉的環,保證暗挖過程中它不會坍塌。

  注漿,壓力過大會導致地面隆起,壓力不夠就注不進漿。為此,梁西軍在工地上設了四個試驗段,根據不同作業條件,不斷調整注漿壓力參數,指導施工作業穩步推進。僅此并不能讓他安心,又調來28臺自動測量機器人,布設了3298個監測點,實時采集股道地面一絲一毫的變形數據。

  進入2017年12月,要下穿西安火車站的復式交分道岔了,這是整個下穿工程中的“核心部位”,施工過程中變形控制要求最高、難度最大。項目部召集會議研討方案。

  “做到安全穿越,我們有多大把握?”梁西軍問。

  “根據監測,地面基本穩定,應該有九成以上的把握。”總工回答。

  “不,一定要萬無一失!哪怕有1%的風險,都可能是滅頂之災。”

  會后,他們增加了人工監測環節,實行 “自動化+人工”全天候24小時監測。

  越到關鍵時,考驗越嚴苛。

  一向少雪的西安,這個冬天下了罕見的大雪,氣溫降到零下十幾度。夜里,寒風刺骨,大雪紛飛,他們仍堅持守在道岔處監測。

  注漿作業如履薄冰,注一注,停一停,測一測,觀察一陣……根據現場采集數據及時調整施工方案。

  這一段復式交分道岔區,花了50多天才安全平穩穿越。

  2018年2月5日上午10:58分,歷時615天,火車站站暗挖隧道雙線終于貫通。標志著成功攻克濕陷性黃土地層、軌道無加固條件下下穿運鐵路站場這一世界級地鐵施工難題。

  穿墻而過的那一刻,梁西軍和大家緊緊抱在一起盡情歡呼,紅色安全帽碰撞在一起,發出的脆響如歡慶凱旋的鼓樂般動聽。

  念“心經”帶兵

  梁西軍性情平和寬厚,甚至有點靦腆內向,待人處事儒雅低調,不爭不搶,似乎缺乏“為帥”的那種凌厲霸氣,但他用心用情,帶起兵來自有一套。

  4號線11標幾乎清一色的90后,平均年齡不到26歲。2015年冬,馬上要暗挖下穿火車站了,工程難度大、風險高,人人倍感壓力,個個焦慮不安。

  夜已深,風呼嘯。梁西軍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他和支部副書記湯建軍徹夜深談,達成的共識是,風險項目最難的不是技術,而是人心。項目攻堅克難,先要念好“心經”。

  2016年春節前夕,梁西軍召集項目全體人員開會,會場氣氛很凝重。他說要和大家交交心。

  “11標快兩年了。謝謝這兩年大家的不離不棄。”

  他動情停頓后,接著切入正題:“火車站站就要開干了。干好了,是我們一輩子的財富,干不好,有可能會毀掉我們的后半生。考驗我們的時候到了!請大家都好好想一想,是走是留?要走,也沒人把你當逃兵,我會盡量幫你安排去處。要留,就要做好天天加班全身心投入決戰、不能有一絲一毫松懈的思想準備。”聞聽此言,會場鴉雀無聲,但大家的眼睛忽如星光閃亮。

  節后,全員按時到崗,投入緊張繁忙的工作中,沒有一句怨言。

  壓力依舊存在,一開會就開三四個小時成了家常便飯。

  “開始我們不習慣,后來發現在會上各個部門充分交流情況,任何問題都是集思廣益,工作中才不會各自為戰,而是團結協作。”項目辦公室主任胡瑜笑著說:“我們都愛上了開會。”

  開會解決的其實主要是思想問題。

  “我不會說教,喜歡和大家分享。”梁西軍在工作上學習中每每有一點感悟,都能很快在會上變成大家共有的心得。

  “樹葉論”就這樣深入人心,成為疏解壓力的一股暖流。

  “每一片樹葉都有正反兩面,壓力對人的影響總是會有的,不能光盯著反面,消極應對;而是要看正面,將遇到的問題和困難當作是對心智的磨練,這樣你才會快樂。”

  行動總是勝千言,他親身示范怎樣把壓力當作磨練,養成了每天早上跑步的習慣,有時能從二環路邊的家一路跑到火車站。重擔在肩,仍每天保持微笑,他像壓艙石一樣,讓大家感到安心。

  “不管工作還是生活,有困難找組織。”項目部成了員工們心中可依可靠的“大樹”。

  2016年國慶節,梁西軍有意給大家釋放壓力,讓每個人把自己的困難、困惑說出來。

  工經部張紅誠實地訴苦,“ 12月底前要想把大部分錢收回來,好難啊!”

  “這不單是你的工作,而是整個項目的事情。項目解決不了,還有公司出面。”梁西軍的三言兩語,一下讓張紅臉上綻放出笑容。

  項目部還有一個特殊的規矩,每隔一天利用午飯后半個多小時組織培訓,一方面是為了提升員工業務能力,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讓大家保持攻堅的緊張感。

  “在中午培訓是不想影響家在西安的員工晚上回家。”工程部的張翔解釋這個“奇特”的安排。

  梁西軍的心太軟,即便給大家緊著螺絲,也是這樣充滿溫情。

  對于梁西軍的“心經”,工經部的崔婷感觸最深。提起三年前的往事,這位活潑開朗的90后,神情會一下變得成熟端莊。“那時我太幼稚了!”

  當年的小崔心高氣傲,想出去創業。辭職信遞到梁總手上,他不批評不挽留,反而贊揚小崔敢于邁出這一步的勇氣,還像兄長一樣教她如何與社會上各色人等打交道。然后說,“辭職信先放我這里,你創業成功了,我再簽字也不遲,你如果不順利,就回來,項目部還是你的家”。結果小崔在外面折騰了三個多月,就灰頭土臉地回來了。梁西軍果真沒說二話接納了她。被深深感動的小崔,從此工作上加倍努力,連續三年被評為項目“進步最快員工”。

  梁西軍的“心經”概括起來就是“快樂工作 幸福生活”。

  “快樂工作,可以把大家的力量擰成一股繩,一切困難都會迎刃而解。”

  用心帶兵,春風化雨,潤物無聲。

  “超級下穿”的創新

  “老教授將近九十歲高齡了,一上講臺,就要求把凳子挪開,站著講。他也是農民的孩子,搞工程,鉆研技術……”每次和徒弟講起“中國鋼結構之父”、母校導師陳紹蕃先生授課的情景,梁西軍都是一臉崇敬。

  大學時的一次公共課,讓梁西軍記住了陳紹蕃。老先生一輩子學到老、鉆研到老,科技創新和教學成果豐碩的事跡,深深觸動了他。

  “要成為陳教授那樣的人。”這是他的目標。

  梁西軍作為技術負責人,開展的第一個科研項目是《西安黃土地層深基坑和盾構隧道關鍵技術研究》。

  當時黃土地層土壓平衡盾構機掘進和深基坑開挖在全國乃至全世界都是首次。黃土在沒有水的情況下,自立性和穩定性好,但遇到水之后則容易塌陷。黃土地層土壓平衡盾構機掘進最主要的就是渣土改良和沉降控制。

  “為確保研究數據的準確性,他帶著我跑現場,親自跟蹤渣土改良情況,做配比試驗,經過100多次大小試驗、60多次修改完善,終于掌握了黃土地層變化規律,形成了一套合理可行的施工方案。”同事劉丹記憶深刻。

  按此方案,他們創造了盾構單班掘進14環成洞21米、單日掘進27環成洞40.5米、單月掘進485環成洞727.5米的三項全國新紀錄。

  這一課題還榮獲“中施協科技創新二等獎”,專家評定: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地鐵施工防水在西安乃至全國都是技術難題,加上西安特有的地裂縫地質災害,解決該難題充滿挑戰。地鐵公司將其交給梁西軍團隊研究。梁西軍帶隊在1、2、3號線全面調研總結的基礎上,開展多項試驗,形成了《西安地鐵工程防水技術研究》成果,贏得了業主的高度認可,為西安地鐵后續施工提供了有益的參考。

  不光是在施工技術上鉆研,他還對施工儀器和設備的改良感興趣。

  2009年3月,梁西軍在西安地鐵1號線擔任項目總工兼技術部部長時,測量員向他反映項目隧道距離長、測量人員少、工作量大等困難。

  他感覺事情蹊蹺,“測量人員配備充足啊,怎么還訴苦呢?”于是,他趕到現場扶尺子、架儀器,查找原因。幾次操作后,梁西軍發現測量員使用的吊籃、托盤和高程安裝板太笨重、安裝難、速度慢,精度不高,同時進進出出的運輸車輛也是很大的干擾。

  于是他帶著技術人員研討實驗,經過30多次調整,設計出了自動導向系統激光站吊籃、地面高程點安裝板和平面控制點強制歸心托盤三件測量設備。這些設備加工容易性能穩定,安裝靈活使用方便,不受環境限制。“原來需要5個人完成的工作量,現在3個人就可以輕松完成了。”

  這3項成果拿到了國家專利。

  “工作這么累,梁總還喜歡‘沒事找事,自己找課題發動大家攻關。成果獲獎了,大家都特有成就感。”徒弟、技術員劉恒宇說。

  創新路上,永不停歇。

  自參建地鐵工程起,梁西軍始終以奔跑者的姿態馳騁在技術創新的“賽場上”,破解著施工中的一項項技術難題。

  2015年6月,4號線11標創建了以梁西軍名字命名的“勞模創新工作室”。他帶領“創新工作室”的年輕技術人員,瞄準施工難題,積極探索攻關,取得了《西安地鐵地下工程關鍵技術的工藝工法研究》《飽和軟黃土地層淺埋地鐵暗挖車站下穿西安火車站施工關鍵技術》等重大成果。“下穿火車站”成果經專家評定為:“填補了技術空白,達到國際領先水平”。

  “每次科研報告,他都逐字逐句地改,連個標點符號都不放過。有一次他熬通宵寫了8頁紙的修改意見。”徒弟、具體負責創新工作室內業資料的技術員王勇深有感觸。

  “梁西軍勞模創新工作室”成為企業科技創新、攻堅克難的大功率引擎,自成立以來,共承擔9個科研項目,獲得發明專利8項,開展完成QC成果11項,新技術、新工藝應用9項,管理創新成果3項。累計創造經濟效益9000多萬元。

  一花引來百花開。大連、廈門、青島等重點地鐵工程項目都相繼建立了“梁西軍勞模創新工作室”。

  奮斗不止的追夢人

  2017年5月4日,青年員工座談會。剛捧回“陜西青年五四獎章”的梁西軍剛一落座,便抑制不住淚流滿面。

  生命的價值是什么?我們當代青年,應該追求什么樣的狀態?回顧自己的成長工作經歷,梁西軍萬千感慨。

  “地是不會虧人的,出多少力,長多少莊稼……”

  他曾經許過三個愿望。

  第一個,上小學時,他和所有那時候的孩子們一樣,要當科學家。

  第二個,十幾歲時,看到村里不少鄉親外出打工,辛苦一年到最后錢卻讓包工頭卷走了。于是他想當個能帶著村里人一起掙錢的好包工頭。

  第三個,他想為企業為社會做更多更大的貢獻,當一個好項目經理。

  前兩個愿望,是他少不更事的天真善良,后一個愿望,是他在工地上磨礪了十多年后最真實的感悟。為此,他一心撲在現場。

  翻開泛黃的工作考勤簿,可以看到,大年三十他在值班,正月初一他依舊守在工地……梁西軍的節假日大都這樣度過。

  16年來,他以工地為“家”,無暇顧及自己的妻兒。

  他的小家,跟著一條條地鐵線的工地,在西安市里從南到北、從西到東搬了近十次,每一次都是妻子獨自張羅;兒子、女兒出生,都是委托給月子中心去照顧,沒有親自為妻子烹過一碗湯,為孩子洗過一次尿布。滿懷的愧疚只能用心去彌補,他悄悄攢錢買了一枚戒指,慰藉妻子與自己相知相伴的一片真情。兒子快7歲時,他帶全家人一起補拍了婚紗照,無聲地表白自己對妻兒對家庭的滿懷真愛。

  “令我最開心的事兒,要數有一次他在家休息了一天,主動幫我整理衣柜,每件衣服都疊得整整齊齊,他專注做事的樣子真的很帥。”妻子侯慧萍,盡管曾有過許多抱怨,一起走過十多年后,依然深愛著從不說甜言蜜語一心干事業的丈夫。

  2015年的母親節,趁著工余間隙,梁西軍和項目班子提議,把員工的家人接到項目上,一起陪“媽媽們”過節。那天,大家含著熱淚一起高唱著那首《拉著媽媽的手》,錄制的視頻永久記錄下那一段最溫馨的畫面。

  2018年12月,西安地鐵4號線開通運營了。梁西軍抱著兩歲的女兒,媳婦牽著兒子的手,一家人一起乘坐了一次自己親手建成的地鐵。列車在地下穿行,經過一個個熟悉又陌生的站臺,他說,這是自己最享受的的幸福時刻。

  如今,梁西軍又到新的地鐵工地領軍。日復一日,在看似重復的工作中,他每天都面臨著新挑戰,向著更高的目標奮進……

  

  2019年4月,梁西軍匯報勞模創新工作室工作情況。

  

  梁西軍在潛心學習施工規范。

  

  梁西軍(中)在地鐵工地與技術員交流。

  

  2014年4月梁西軍參加五一勞動節座談會,并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

責任編輯:薛亮
双色球巨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