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專題報道

天山萬里路 情灑云海間

時間:2019年06月06日  來源:《鐵路建設報》  作者:《鐵路建設報》特約通訊員 韓永剛 李創新 記者 史飛龍 閱讀:  字體:

  

  5月30日,由中鐵一局新運公司承建的克塔鐵路正式開通運營,至此,新疆結束了最后一個地區不通火車的歷史。

  從“結束新疆沒有鐵路的歷史”到“結束新疆最后一個地區不通火車的歷史”,中鐵一局新運公司用了66年。

  自1952年毛澤東題詞“慶賀天蘭路通車,繼續努力修筑蘭新路”后,由此拉開了參加新疆鐵路建設的序幕,60多年來,中鐵一局新運公司三次進疆參建了蘭新、烏精、南疆、精伊霍、奎北、烏準、庫俄、哈羅、哈密南環、北阿、蘭新客專、烏魯木齊1號線、格庫、克塔、阿富準、庫喀等20條鐵路施工,累計架梁4857孔、鋪軌里程6000余公里,占烏魯木齊鐵路局運營總里程的70%,先后兩次榮獲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頒發的“開發建設新疆獎狀”。

  三代人的“新疆情懷”

  崢嶸歲月,滄桑變化,彈指一揮間,邊陲成熱土。在新疆這片廣袤而神奇的土地上,中鐵一局新運公司用他們的大愛與忠誠,鋪就這一條康莊大道,書寫著感人至深的奮斗史、團結史、心靈史。

  60多年來,邊疆的戈壁荒漠見證了中鐵一局人“三上蘭新”的熾熱情懷。從新中國成立初期中鐵一局第一代筑路人建設蘭新鐵路開始,第二代筑路人又參與了1992年蘭新復線的建設。

  2006年5月,由中鐵一局新運公司承擔鋪軌架橋任務的新疆第一條電氣化鐵路精伊霍鐵路開始建設,至此翻開了新疆鐵路建設的又一新紀元,也從此使新疆南北突破天山屏障,聯系更加緊密。

  2010年,世界上一次性建成通車里程最長的高速鐵路——蘭新第二雙線的建設吹響集結號,這條全長1776公里的鐵路是中國西北高寒風沙區域修建的首條高速鐵路,中鐵一局人第三次重返蘭新線。“三上蘭新”濃縮著一個企業發展的歷史傳承,彪炳著中國鐵路跨越式發展的壯麗景觀,更凝聚著一局三代人建設新疆血濃于水的情感。

  在一局新運公司新疆鐵路建設者中,有這樣一個特殊的家庭,1935年出生的張志道、1970年出生的張書廣、1985年出生的張萍萍,祖孫三代都在新疆修路。張志道一家子承父業的故事也被傳為佳話。

  聽張志道老人講新疆總有說不完的故事,上世紀50年代技術裝備落后,所有繁重的施工任務全憑肩背人扛來完成。搬石頭、扛枕木、背石砟……“那時每月掙三四十元工資,養活一家人,雖然累,但心里很自豪。”1986年,16歲的張書廣初中畢業隨父親張志道來到了中鐵一局參建了蘭新復線,2010年,國家開始建設蘭新第二雙線,張書廣再次踏上了這片熟悉的土地,在這里他完成了成為“機械專家”的華麗轉身。2008年,張書廣的侄女、23歲的張萍萍作為“鐵三代”,進入中鐵一局新運公司,來到新疆參加吐庫二線建設。

  在中鐵一局新運公司,而除了像張志道這樣一家祖孫三代上新疆的故事以外,還有許許多多平凡的人續寫著“新疆情懷”。

  “死亡之海”構筑新的精神高地

  在哈羅鐵路稱為“死亡之海”羅布泊區域施工時,更是創造了歷史。

  這是共和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的地方。1980年我國著名科學家彭加木在羅布泊神秘失蹤,1996年我國探險家余純順在羅布泊突然遇難,進一步增加了人們對羅布泊的恐懼感。

  2010年11月,中鐵一局新運人打破了“生命禁區”的沉寂,踏上冰封的鹽堿地,開始從哈密到羅布泊修建鐵路,在“死亡之海”開辟一條綠色運輸線。

  修建一條通往“死亡之海”鐵路,說起來很豪邁,那是前無古人的偉大業績;做起來很艱難,那“死亡之海”聽著就叫人陰森的慌。

  一年365天,這里200天飛沙走石,最大風力超過13級。一次,一場大風突襲巴特車站,彩鋼板房被風刮散,冰箱、電視機像石頭般滾下路基,被褥、鍋碗更不知去向,車站的3位職工拼命抱住鋼軌,才沒被吹跑。

  2011 年7月30日 ,哈羅線控制工程、哈密地區第一長橋——南湖特大橋正式開始鋪架,南湖特大橋全長3.2公里,由99孔32米梁組成,橋墩最高處達43米,要想安全、優質、高效的架好南湖特大橋,絕非易事。8月6日,對哈羅項目部鋪架隊來說是個不平凡的日子,架橋機頭上的紅旗突然飄動起來,預示著沙塵暴快要來了,而此時此刻,重達140余噸的橋梁剛被吊裝到位,還未來得及安裝加固,業內人士都知道,架梁屬于高空作業,如果風進一步加大,架梁機上的橋梁如果不及時加固,便會造成梁體的擺動,吊梁鋼絲繩移位,最嚴重的后果便是機毀人亡,風在一秒一秒的變大,素有風區架梁經驗的隊長何宗斌面對險情大喝一聲:立即加固橋梁,無關人員立即下橋。機械班長何耀峰,一個有著十多年工齡的老師傅,面對控制室內近30個操縱按鈕,沉著應對,硬是將梁體穩穩當當的落在了橋墩的墊石上,并一次就位合格。此時此刻,風越來越大,橋墩上測風儀顯示風力已達七級,以往安裝完成后,人員直接爬大臂從安裝好的梁上走過來,此時此刻,風已經越來越大了,為了保證大家的安全,橋梁加固人員只好按照應急演練的培訓將安全繩牢牢系在架橋機鋼架上,在沙暴中“沐浴”了一個多小時。

  就是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中鐵一局新運公司創造了“身在荒原思想不荒,面對艱苦不怕吃苦,青春戰火海,死海創奇跡”的哈羅鐵路鋪架精神,成為中央電視臺《穿越羅布泊》連續采訪、滾動播出的主題。

  指揮部在發給中鐵一局的賀電中說:“我們為有你們這樣的團隊感到驕傲和自豪。”自治區政協副主席李湘林在哈羅鐵路開通儀式的講話中說:哈羅鐵路是把“死亡之海”變成助飛新疆經濟快速發展的“富裕之海”的黃金鐵路。

  “魔鬼風區”賡續精神榮光

  時光流轉,那燃燒在天山南北的精神之火卻生生不息。

  2018年9月11日,由中鐵一局承建的克塔鐵路克拉瑪依至鐵廠溝段(一期工程)開始鋪軌。

  進入10月份后,克塔鐵路沿線遭受12場大雪洗禮,鋪軌基地2次受到12級以上暴風襲擊,橋面結冰,大雪屢次掩蓋路基。

  2018年12月22日,中鐵一局鋪架將士們闖進了世界著名風雪災害區——瑪依塔斯“魔鬼風區”里,開始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攻堅戰。

  瑪依塔斯是我國乃至世界罕見的暴風雪災害區,年均八級以上大風天氣超過150天,最多達到180多天,東西風交替頻繁,最大風速高達每秒40米,風速之高、移雪量之大為世界所罕見。

  然而,這支在新疆天山南北“征戰”了60多年的鋪架王牌軍來說,在異常艱苦的施工條件下,全體員工一次次迎難而上,冒著風雪嚴寒勇往直前,確保了各項進度扎實推進。

  為了確保2019年5月30日克塔鐵路通車,春節期間, 200余名員工堅守在“魔鬼風區”鋪軌作業。連日來的寒潮消息亂了克塔鐵路鋪架隊隊長葉輝的思鄉情切,有著20多年鋪軌經驗,曾參與青藏鐵路和哈羅鐵路修建的他,依舊對瑪依塔斯頗為敬畏: “受到山谷狹管地形的影響,風雪順著廊道形成‘風吹雪’,嚴重時總長75公里的風區能見度幾乎為零。”

  而在零下30℃里爭分奪秒作業后,回到軌道車里的工人已是冰霜爬滿了面罩、睫毛凝結了冰疙瘩,許久才能解凍。

  雖然每天中午有飯送到施工現場,但因為風雪阻撓,送飯的軌道車行駛緩慢,有時甚至被迫停運,送來的飯總得比平日晚幾個小時吃進嘴里,而且如果不在5分鐘之內吃盡,剩余的飯菜便冰得下不了肚,所以大伙兒會烤烤饅頭,以便補充體力。

  異常艱辛的施工環境,春節期間感人淚下的堅守,讓鋪架將士們春節前后6次登上央視新聞頻道,并在2019年大年初二登上央視《新聞聯播》。

  2019年3月1日,歷經69天,中鐵一局新運公司克塔項目部鋪軌將士們憑著頑強的毅力,勝利沖出長達40余公里的瑪依塔斯“魔鬼風區”。“兄弟們,剛剛在橋上風力還是七級,現在風口風力驟降到四級,我們終于沖出風區了。”鋪軌隊隊長葉輝激動得地說。

  都說等待是一種煎熬,在這69天里,鋪架將士們有一半以上時間都是在風中等待,這種痛苦比寒冷更折磨人。

  5月30日,隨著克塔鐵路的正式通車,新疆境內目前唯一未通鐵路的地區所在市——塔城,將終結不通火車的歷史。

  克塔鐵路的通車將給邊疆各族群眾帶來極大的通行和物流便利,甚至有機會成為我國又一條通往中亞及歐洲的鐵路大通道,覆蓋“一帶一路”沿線多個國家。而那筑路鋪軌人的精神之光也將沿著鐵軌的方向閃耀天山南北。

  天山萬里路,情灑云海間。66年,參建的鐵路數量從0到20條,鐵路里程從0到6000公里,一滴滴汗水匯聚成了今天新疆鐵路的“四通八達”,從天空俯瞰這一條條鐵路,猶如巨大的尺子,丈量、印證著中鐵一局新運公司鐵路建設者與新疆各族人民的深厚情誼。

  

  中鐵一局參建者在克塔鐵路開通儀式現場合影留念。記者 牛榮健 攝

責任編輯:薛亮
双色球巨奖